绿碳峰会上碳咖云集并且纷纷给碳市场打Call。碳道小伙伴没闲着,带着碳圈朋友们选好的问题,把能找的碳咖都找了,把能挖的信息都挖了。现在将满满的干货整理总结出来,形成一期特刊供会员参考。

【注:碳咖的解读并不代表碳道的观点,下文中的碳咖回答不是特指某一位专家,而是碳道在会场中跟多位碳咖交流后的汇总】

问题二:

Q:现在碳市场里有些声音,认为随着气侯变化司职能从国家发改委移交到生态环保部以后,全国碳市场的金融,交易的属性会逐步被监管属性取代,甚至我们听到了碳税的说法,请问是否会出现这个情况?

碳咖:大概率不会出现。十三五规划由国务院发布,并且已经列明要建全国统一碳市场并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交易属性一定会有,至于交易的属性会不会被削弱要看具体生态环保部的相关负责领导态度。碳税再被重提的可能性不大,发改委已花大力气将其从环保税中拿出,国务院的规划方案也是朝市场机制推,并且已向国际社会承诺碳市场,再回碳税的可能性不大。

问题三:

Q:想问关于全国碳市场时间表的问题。按照去年出台的路线图来看,2018年系统建设2019模拟交易,是不是意味着2020年以后就正式启动交易,并组织19年配额履约?另外请问对试点地区配额结转全国配额的问题怎么看呢?

碳咖:要看机构改革后生态环保部的推进情况,按说去年底发改委已经宣布启动方案,上有明确的三个年份的计划,应该着力按计划推进,并且这个计划是高层批准划圈的,生态环保部接棒后没有理由不继续推。试点地区配额结转的问题现在没有明确说法,但原则上各试点应协调处理好地方市场的稳定。对于那些地方设有气候处的省市人员过渡平稳,可能协调起来更容易。

问题四:

Q:关于国家碳市场的立法是否有新的进展或计划?部委职能调整至生态环保部后,对立法的进度是否有影响?

碳咖:管理条例应该仍然按计划推进。发改委之前的计划应该会移至生态环保部,至于是否有影响很难讲,要看新部委领导。不过,环保部门过去的监管执法强调的是末端治理,有强大的执法队伍,二氧化碳纳入环保部门监管可能对企业履约的监管加强,对碳市场是好事儿。

问题五:

Q:国家配额分配是否考虑拍卖机制和市场调节机制?是按照每年分配还是按五年规划等方式一次分配几年?

碳咖:会考虑。分配方法未定。

问题六:

Q:过去在市场里有传闻说水泥,电解铝和航空没有在第一批纳入全国市场的原因是因为历史数据还不是非常完善,将来这些行业会在第二批纳入全国市场吗,或者说 第二批将会将八大行业(电力除外)全部纳入全国,具体时间上请问大概在什么时候?

碳咖:无法预计。

问题七:

Q:国家碳市场对CCER的接纳是否有初步的设想,对CCER的类型/产生时间等是否有原则性的要求? 另外对于已经备案的CCER项目,和13年后一类的CCER签发量,请问将来是否有可能在全国市场中履约呢?

碳咖:之前计划是今年二季度出CCER的方案。现在有机构改革调整,很难讲是否会变。总的原则应该是仍然支持CCER机制,因为涉及社会减排以及低碳技术进步。而可再生能源配额制、节能量交易等与CCER机制之间的协调仍然存在很大的困难,专家学者在研究,还缺少一个有效的协调机制。

问题八:

Q:按照总理说得:让投资者有信心;对于市场中的CCER开发机构和CCER业主,他们非常关心CCER管理办法什么时候能够出台,CCER备案和签发工作什么时候弄够重启?

碳咖:之前计划是今年二季度出CCER的新政方案。现在有机构改革调整,很难讲是否会不会变。如果气候司不能在四月底交接至环保部前将CCER新政落地,CCER方案应该需要由环保部审批。目前看,交接工作应该开始了,发改委领导此时也不太可能批CCER新政。初步判断,CCER备案和签发工作的重启要等到环保部接管后。另外CCER登记簿系统暂停多久目前仍不清楚,本来计划在CCER新政二季度落地时同时启动,现在来看难以实现。会场很多企业和机构在问登记簿系统何时启动,地方发改委也在问。相信这个涉及企业履约的问题应该会得到气候司的重视,履约期前应该能重启。

问题九:

Q:近期我们看到大部分试点碳市场发改委均有收紧配额的行动,随着机构改革向下延伸,有些参与地方试点市场的机构和投资者有一个担忧,担心这个积极的势头会随着机构改革戛然而止。您认为机构改革是否会有大规模的人员调整?比如说地方上发改委环资司只是将职权移交至地方环保厅,而不是整个部门的转移。

碳咖:发改委气候司的领导会调至生态环保部,这个应该是确定的,而且可能四月份就会调整好。地方会比较复杂,要求年底前调整完,据说地方的人事档案调动已被暂停。可能的调整是,省级有气候处的,人员随职能一块调整至环保厅,没有气候处的可能要看人员和部门的意愿,至少职能会调整至环保厅。目前来看,可能会有相当多的发改委相关人员不愿意调至环保部门,对未来全国碳市场建设有一定影响,对试点碳市场的影响较小。过渡阶段地方官员一般求稳,不太会对试点政策采取大的变化。

来源:碳道

Categories: 政策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