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撰写此文时又看到了国外某“卡本跑死”的标题档,请它不要再折腾了。

12月19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中国版碳交易计划,为2020年前的碳市场描绘了一个朦胧的景象,尽管如此,全球最大的碳交易系统应该就这样启动了。

目前较为确定的事情包括,全国碳市场先纳入发电行业(包含自备电厂),分为3个阶段(基础设施建设阶段【一年左右】,测试阶段【一年左右】,以及交易阶段),以及由上海牵头交易系统、由湖北牵头登记系统。这与碳道早前的预期消息(参考文章:这应该是国家碳市场最准确的计划)一致。

那么还有哪些没有确定的事情呢?这些事情将来会怎么安排和发展?我梳理了一下,给出一些预期:

 1.启动时间

究竟什么时候正式启动?尽管19日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宣布启动,但那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如果以国家碳配额发入企业账户(当然应该只有发电企业)为正式启动标志的话,我们认为这个时间节点可能要到2018年年底甚至到2019年的上半年。原因包括:1.登记和交易系统需要一个开发上线的周期,这个周期可能需要两个季度的时间(还没考虑上海与湖北如何协调、交易和登记平台怎么建立的问题);2.一个准备好的MRV系统的正式实施目前也没有时间表,国家发改委会选择哪一年作为国家碳市场的履约年度目前很不清晰,如果2017年度是履约年,那么2018年就应该有一次履约,但是登记和交易系统很可能跟不上这个节奏,因此我们预计最早的履约年度应该是2018年度,即2018年底前向发电行业发放国家配额并要求在2019年的某个时间点前进行一次“模拟”履约(注意,是模拟,而不是真正的交易,这符合方案中3个阶段中测试阶段的时间节奏)。那么什么时候会允许真正的交易呢?按照上述预测,实质交易最快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产生,即2019年下半年国家发改委正式向发电行业发放2019年度的配额,并要求企业在2020年的某个时间节点完成履约。至于什么时候允许机构参与,我们不敢多想,但可能的时间节点应该在2020年的下半年,或者最快的情况是2019年下半年机构通过某种形式能够参与交易。

2.发电企业在哪里履约

作为首先纳入国家碳市场的行业,发电企业对碳市场建设进度倍受关注,以至于很多发电企业都在问我他们究竟会在试点还是国家市场履约。试点市场已经运行4年,并且部分试点已给发电企业发放了2017年度的配额,在当前的时间节点最关键的要不要在试点履约的问题都不能确定,可见国家发改委在处理启动问题方面是有多么的“谨慎”。Anyway,从前面启动时间的分析来看,试点的发电企业还是准备好在试点继续玩吧,目前的国家碳市场推进进度完全不能支撑发电企业在2017年度就有履约实现,更别提去交易了。我预计,发电行业2017年度仍须在试点市场继续履约,甚至有可能在2018年度仍在试点履约。换一种思路去分析,如果2017年度就把试点发电企业拉进国家,那么2018年他们没有在国家的履约义务(因为只会是测试),试点发改委考虑维持试点市场稳定也会要求这些企业继续在试点履约一年。至于2018年度是否还要在试点履约,取决于2018年度的国家市场是否强制发电行业履约。其实,这个问题也影射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试点市场面临的不确定性,这对试点配额价格有很大的冲击,如果国家发改委真的是从稳定的角度考虑碳市场的有序过渡,这个问题应该尽早明确,弄不好试点市场会出现暴涨暴跌,责任归到底都是发改委的。

3.试点市场怎么继续

接续上一个问题,试点市场其实很尴尬,一切都要看国家发改委的眼色,只能等待和灵活应对。国家碳市场的启动大的趋势是从试点市场抽丝,试点市场除了在2017年度较有确定性,当前很难预计2018年度的情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帮国家发改委再考虑一下,如果是为这个市场健康发展,那么还是要给试点市场确定性的,不能让试点市场的行业出现某个年度同时不用在试点和国家履约的情况,从这个原则出发,我们建议国家发改委,给在试点参与交易的机构投资者一点市场空间,是他们经历了4年的试点,辛苦向企业做能力建设、向市场培育碳交易意识、给企业提供流动性、给你们提供政策建议。如果这帮机构都被K.O.了,独自玩是很寂寞的。2017年我们听到最难以“置信”的话就是,碳市场有过度投机,好吧,有人信么?反正我是不信的,就那么点交易量还被官方拿出来说事儿(注意:方案中这些交易量被认真的提出来以证明碳交易市场的功劳)。有人从历史的交易数据分析,这些交易量70%以上都是刚需创造出来的,另外20%以上还是有水份的,真正的投机都在其他金融市场呢。

4.CCER何时重启

CCER是从CDM发展过来并带着很多梦想的,可惜在还没研究清楚碳市场时候就被拿来尝试了。如今已因为种种问题,被暂停好长时间。我始终认为CCER是整个碳交易机制中的核心组成之一,没有它就不能更有效促进减排,也不能有效发展低碳技术(未来国际的竞争高点之一)。如今方案中也很明确,CCER是要发展的,要创造条件,尽早纳入国家市场。那么这个“尽早”会是什么时候呢?我预计可能是在2018年下半年,没有理由,拍脑袋的,或者说是行业直觉,不过那只可能是重启申报或签发,不是直接允许履约,还要看发电行业在国家市场中哪个年度才给履约。那么,哪些类型和什么时间的CCER会被纳入国家市场呢?我理了几个方向,仅供参考:1是国家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农林类和可再生能源类),2是2020年的脱贫攻坚(贫困地区类),3是去产能去库存(非工业类),4是新技术新科技(高新技术类),取个交集便是最有确定性的。时间上,之前流出很多版本最终统一到2015年以后和两年内备案,我认为这个方案还是欠妥,原因在于国家碳市场规模比想象的大(发电35亿吨还要重复计算,推下来少说要70-80亿吨),最小1%的比例将纳入7000万吨CCER,并且将来这个比例应该还有扩大的空间,仅靠农林类是促进不了技术进步的,农林类本身也存在很多问题不多说,CCER产量也有限。

5.碳金融还能不能玩

国家发改委制定政策向来谨慎,原因是他们对市场的了解远不及市场深入,总会有各种担心。金融作为这两年的去杠杆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国策背景下,即便是碳市场也不能例外,碳金融也是要稳中求进的。方案发布会上李高司长给市场吃了定心丸,适度和适配,就是要配合碳市场的进度适度发展金融创新,并且提及了央行七部委的绿色金融指引,这是指导方针,那些说碳金融以后没得玩的人要好好读读这个指引。整体上讲,发展碳市场是减排的一种工具,但是要真正实现高质量的减排,靠的不是去买买配额履履约就结束了,靠的是金融资本市场的驱动,一个有定价能力的交易所驱动资本在市场中发现减排的回报来带动对低碳技术的投融资。从这方面来说,碳市场不仅仅是工具,本身就是一个杠杆,依靠微弱调节能力提升低碳技术回报率的设计驱动工业体系向低碳转型。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何来参与国际低碳技术的竞争。从这方面判断,我认为只要到了允许企业履约的时候,就是碳金融可以发挥作用的时候,这个时间点应该在2019年。当然这两年试点市场可以继续探索碳金融创新,为国家碳市场做准备。

暂时梳理到此,如果有读者还希望知道我对其它方面的预期,欢迎留言来信。

来源:碳道

Categories: 碳市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