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全球经济2017年最后一个月最重磅的事件!(文后分析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时间今天下午1:50左右,也就是美国当地时间周六凌晨两点左右,议员们是在经历了漫长而激烈的辩论后,投票比例为51:49才通过了该法案。川普宣布推行史无前例的减税方案,企业税直接从现行35%降至15%,个税起征点也提高近一倍。

此方案的实施,引发全球沸腾,大家的解读各异,这样的减税方案到底意味着什么?

对美国的影响

首先对于特朗普个人而言,税改法案的通过,对挽回其在国内的声誉具有关键性决定性的作用。

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在政治上并没有做出多大成绩。除了签署一些行政命令之外,可谓「一事无成」。特别是一开始雄心勃勃的医改计划,也在屡次努力受挫后,最终失败。

而如今,税改计划的通过,将大幅提振特朗普的政治声望,可谓挽救其于「危难之际」。事后来看,特朗普的税改法案,可能是其在任内最大的政治遗产,即使放在美国历任总统的政绩当中,也算得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其次,对美国经济来说,税改法案的通过,更是重大利好!

减税将为美国经济继续强劲复苏,注入新的动力,是一针扎扎实实的强心剂。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主要通过以下几个方面体现出来:

第一,减税会刺激企业投资。

降低企业所得税,会间接提高美国本土产品在国内以及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有利于美国公司获取更多市场份额。最直接来说,减税会增厚企业利润,企业可用于再投资的资金增加,这会直接刺激企业的投资。

第二,减税有助于刺激居民消费。

除了企业本身因为税负降低后带动的居民「被动税负」(即企业转嫁给工人的税负)的降低增厚居民收入之外,本次税改法案也有直接针对居民收入降低税负的措施。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特朗普税改法案将使得不同收入阶层的居民都会获益。

税负的减少,意味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这在消费主义盛行的美国,意味着总消费的增长。

而消费和投资一起,共同构成了一国宏观经济总量最重要的部分,而特朗普税改对消费和投资,都具有很好的推动作用。

第三,美国跨国公司的海外利润回流。

特朗普的施政方案中,一直包括致力于促进制造业回流美国,从而带动美国就业和经济增长。

如果没有配套的税改措施,在此前的「属人制」的税法框架下,跨国公司海外利润回流,会面临巨额税负。这样,自然不会有公司愿意回迁。

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属人制」改成了「属地制」,也即是只要在海外已经缴税,美国企业转回本国就不用再缴,此举会刺激美国企业利润的回流。

美国企业利润的回流,自然会带动国内的企业投资和就业,以及最终居民收入的增长。

对于税改带来的可能影响,税收基金会估计这样的税改计划将令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加逾9%,令实际薪酬增加8%,此外还能创造至少200万份新的永久的全职工作。

1、美国政府财政收入真会减少吗

答案当然是NO。

人民日报说,此减税方案会导致美国政府在未来十年减少财政收入2万亿至6万亿美元。

这个说法,只能基于美国经济规模和企业利润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才可能成立。

拉弗曲线的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税率与税收的关系并非简单此消彼长的直线关系,而是极限条件约束下的曲线关系。

税率不高情况下,税收规模的确会随着税率上升而增加,但税率一旦高到极限,反之会使企业成本增加,利润下降,甚至生存和发展都会出现问题,税基就必然开始随税率增长而下降,税收规模也随之下降。

拉弗曲线理论,正是所谓供给侧改革最主要的理论依据。

美国政府如此大规模减税,基本上可以肯定,必将使今后的美国成为避税天堂。

未来全球优质企业都会涌向美国,美国自己的企业也会大量从海外撤离,回归本土。美国的经济总量势必大规模上升。经济规模增长,企业利润和个人收入总额也随之大增,税收总量就必然大规模上升。

所以,未来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不仅不会降低,反而还会大规模增长。

2、美国未来经济形势会如何

人民日报说,此次税改将整体上使美国内生产总值增加6.9至8.2个百分点,新增就业岗位200万个。这个说法尽管保守,但基本靠谱。

我多次讲过,在全球范围看,货币政策对经济的调节已经完全无效,欧洲的负利率根本救不了欧洲经济,中国的货币政策只会给经济添乱,这就是明证。

在全球普遍性过剩的情形之下,只有增加百姓收入,提升消费水平,拉动内需和外需,经济才可能有救。

这些观点,我在新书《用常识解读中国经济》的<关于货币和财税政策>部分有详细的讲解,在此不再赘述。

美国如此大规模减税,企业营利水平就会增加,企业营利水平上升了,才有能力开发新技术,投资新项目,扩大生产总量,从而拉动就业。

所以,无论是GDP增长率,还是就业水平无疑都会有较大幅度的提升。美国未来的经济形势会好成什么样我不敢断言,但一定会在现有基础上更好是确定无疑的。

3、如此减税会对世界造成什么影响

影响之一是引发市场经济国家展开大规模的减税竞赛,这是确定无疑的。

因为税收决定企业成本,也决定商品竞争力,同时还决定了国家吸引资本、技术、人才以及由这些要素组成的企业投资的能力。

影响之二是可能要了一些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经济的命。非市场经济国家多数都不是征收企业所得税,而是征收流转税。

在经济学的术语中,流转税本就是一种流氓税,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是致命的硬伤。

之所以征收流转税,本质上是税收管理水平跟不上时代,所得税根本没有能力征收起来。

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不是靠企业实力,而是靠政府对企业的反哺政策,用全民的税收来补贴出口企业。

面对美国如此减税,不管对那些出口企业怎么补贴,恐怕再也无能与之竞争了。

我多次讲过,企业没有自身的创造力和竞争力,靠政策输血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今天,这不可长久之计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

美国大规模减税,在客观上对非市场经济体而言一定会造成致命打击,事实上就是在用市场的手段来关闭美国市场的大门,把世界上最好的企业吸引到美国,把一切没有真实竞争力的企业挡在美国的市场大门之外。

当各个市场经济国家纷纷跟着美国搞减税竞赛时,非市场经济体就一定会被国际市场排除在市场之外。本已经衰退不止的经济就会雪上加霜,陷入严重的衰退甚或危机之中。

4、如此减税会导致金融风险吗

答案同样是NO。

只有当实体经济不行,资本才会去股市、楼市、期市和大宗商品市场兴风作浪。

如果实体经济形势好,企业的实体经营有钱赚,谁会去高风险的资本市场赌博呢?

金融风险是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金融市场再怎么炒作,一定要以实体经济为基础或至少是要以实体经济动态为噱头。实体经济越不好,金融风险就越大。

美国减税,首先受益的是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好起来了,金融风险就一定是降低而非上升。所以,人民日报说美国如此减税会增加金融风险,这多少有些牵强。

当然,金融风险始终高于实体经营的风险,这是由其虚拟经济的本质决定的。减税与否,都改变不了金融高风险的本质。

金融风险的大小,还与金融垄断正相关,垄断越严重,风险就越高。那些利用金融的垄断力量在金融领域兴风作浪的地方,无论是否减税,都比任何地方的任何时候都要风险高许多倍。

对每一个国家而言,要多考虑自身的问题。美国的减税是否会增加金融风险,这恐怕就不用我们来操心了。

2

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作为全球资本市场的核心腹地,如此重大的税改政策,必将对全球经济和资本市场造成深远影响。

早在税改法案刚提出之时,德国法国就纷纷发表声明声称:“此举将对本国企业造成严重冲击,德、法无法接受特朗普这么大规模的减税”。

在特朗普减税计划正式得到立法通过并落地后,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将不可避免地跟进,有望形成一轮全球减税浪潮。

原因很简单,美国市场的税负降低,如果其他国家不变,逐利的资本自然会选择成本更低的市场进行投资,其他国家就会面临资本流失,投资降低,进而就业面临压力的问题。

事实上,在特朗普推出税改计划后,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推出自己的减税计划来应对:

英国首相发言人表示,本届内阁已宣称,至 2020 年将企业税下调至 17%。在印度,莫迪政府推出了针对个人和中小企业的减税计划和税种减并改革。而中国则一直在降低企业的各种中间「费用」,减少企业的经营成本。

3

对中国的影响

主要有四点影响。

第一,刺激在华的美国资本回流。

由于更低的税负环境,更透明的政商关系,以及对冲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在中国的美国资本,将更有动力撤离中国,尤其是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对海外利润回流的税收框架的改变,会更进一步刺激美国公司的撤离。

美国资本的撤离,一方面会降低就业和居民收入,但另一方面也给中国本土企业以新的发展机会。

事实上,在大量外资进入中国市场之后,不少本土企业因为管理、技术落后的原因,不得不面临亏损甚至破产的问题。

比如中国的机床行业,就在外资巨头(马扎克、西门子、哈斯等)的竞争下亏损累累,一批本土企业最终破产倒闭。

外资的撤离,会给这些本土企业重新发展的机会。但没有了「鲶鱼效应」,行业如何实现迭代升级,又将是经济面临的新的问题。

如果全球减税浪潮真的形成,那么除了美国企业,其他外资企业撤离中国的可能性也将增加,如果中国的税费体系继续错综复杂,税负总量居高不下的话。

第二,资本外流的压力。

资本外流的压力,除了外资企业的利润回流和投资撤离之外,还表现为金融市场资本外流的压力。

尽管中国自去年以来,实施了史无前例的严格的资本管制措施,但这一措施在国内经济的两大问题(房地产库存和产能过剩)解决之后,将会逐渐回归正常。放松资本管制,是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以及中国扮演负责任大国角色的必然要求。

随着减税计划的实施,美国经济将获得消费和投资增长的强劲支撑,其经济表现很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一奇绝尘。届时其资产价格的表现,也可能在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下,优于中国市场。

资本追求更高更确定的收益,自然会有动力流入美国。

第三,人民币重回贬值通道。

今年初以来,人民币从6.9的水平一路高歌猛进,升值反弹至6.4的高点,又重新进入下降通道,贬值到最新的6.6.

在特朗普税改落地后,叠加美联储持续的加息和缩表,我认为人民币的贬值压力,远未释放。未来的一段时间,人民币将重回贬值通道,未来一年之内,有相当可能继续回到7附近。

今年以来,人民币的反弹,很大的原因是美元指数的持续疲软。

而美元的走弱,又是因为金融市场从此前亢奋的「特朗普交易」掉头到另一个极端,即对特朗普政府极度失望,任何特朗普的负面新闻,都可以成为美元走弱的理由。事实上,我认为市场对这样负面的风险(downside),有交易过度的可能。

如今特朗普税改法案获得通过,金融市场对美元的定价,可能会有一波纠偏式的反弹。结合美联储的加息和缩表,以及美国经济基本面的持续走强,形成一波长期的美元强势表现。

强势美元,叠加资本外流的压力,对人民币来说,就构成了双重的贬值压力。

第四,中国的资产价格泡沫可能被动萎缩。

众所周知,这里的资产价格泡沫,指的是房价。

在「冻楼」的行政干预与严格的资本管制下,资产价格的破裂,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随着美国经济三大组合拳的持续施压,中国资产价格泡沫,将持续承受被动萎缩的压力。

这三大组合拳即是:加息+缩表+减税。

逻辑简单而清晰:

美国未来持续的加息会继续拉大中国两国的利差,这在利率平价的底层规律下,会对人民币形成中期的贬值压力。

中国为了维持相对均衡的利差水平,不得不在某个时点(可能在本月或明年上半年)被动加息(尽管中国央行的自主性在增加,但还远远未到可以脱离美联储独立制定货币政策的地步),而(持续)加息往往是刺破资产价格泡沫最有力也是最根本的工具,效果相当于釜底抽薪。

缩表其实和加息的效果类似。简单来说,就是美联储收回市场上过多的美元,这会对美元形成支撑。强势美元会让人民币形成压力,中国央行要保持汇率稳定,必须同样「缩表」,收回市场过多的人民币。

只是在中国的缩表,更多地表现为商业银行系统的去杠杆,而商业银行去杠杆,最直接的影响,便是房地产的去杠杆。

而减税的逻辑,则是通过降低美国企业和居民的负担刺激投资和消费来刺激经济增长,进而引导全球资本流入美国,进而也会对人民币资产形成下行的压力。

来源:经管E院

Categories: 碳市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