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ADs团队在SCI期刊《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上发文“Patterns of CO2 emissions in 18 central Chinese cities from 2000 to 2014”,文章以中部6个城市群中的18个城市作为研究对象,分析我国中部崛起战略提出前后,即2000~2014年不同类型城市的二氧化碳排放的时间变化特征、行业特征以及能源特征,为中部地区减缓碳排放提供科学合理的数据基础和理论支撑。该18城市的时间序列二氧化碳排放清单已发布在CEADs数据库,提供免费开放下载:http://www.ceads.net/city-level-emission-inventory-by-sectoral-approach/
欢迎大家下载分享及引用。数据收集和核算方法也于2017年初在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上发表。引用文献:Shan Y., Guan D.*, Liu J., Mi Z., Liu Z., Liu J., Schroeder H., Cai B., Chen Y., Shao S., Zhang Q. 2017. Methodologyand applications of city level CO2 emission accounts in China.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中国中部地区承东启西、连南接北,交通网络发达、生产要素密集、人力资源丰富、产业门类齐全,是我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和综合交通运输枢纽。促进中部地区全面崛起,是落实四大板块区域布局和“三大战略”(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内容,是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推动形成东中西区域良性互动协调发展的客观需要,是优化国民经济结构、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战略举措,是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必然要求。在推进中部快速崛起的过程中,如何避免以牺牲环境、资源消耗为代价来发展经济,即如何实现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性地发展,将二氧化碳排放控制在“单位GDP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别降低15%以上和18%以上”合理的范围内,显得尤其重要。

研究发现,中部18个城市的人口占全国6.57%,GDP占全国7.91%,碳排放量约占全国13.38%。其总二氧化碳排放量从2000年的396.66Mt,增加到2014年的1145.19Mt,增长了188.71%,年均增长率7.85%,小于中部6个省会城市的年均增长率(8.9%),与全国碳排放的年均增长率(7%)接近。累积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城市是太原(2268.57 Mt)、武汉(1847.59 Mt),分别占总排放量的19.21%和15.64%。

郑州、武汉、太原属于慢碳排放增长、快碳排放强度下降的城市;而合肥、南昌、长沙则属于快碳排放增长、慢碳排放强度下降的城市。其中前者的碳排放基数明显大于后者。前者中的郑州和武汉入选国家中心城市可能也是由于其碳排放强度下降较快的原因。

中部地区的二氧化碳排放有36.58%来自于行业“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30.48%来自于行业“非金属和金属制造业”,12.48%来自于行业“石油和化工加工业”,另外只有6.15%来自于“煤炭采掘业”。与其他5个城市群不一样的是,太原城市圈中“采掘业”排第一,占到总排放量的28.21%;“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排第二,占26.39%;“石油和化工加工业”紧随其后,为22.91%;“非金属和金属制造业”排第四,大约是15.43%。上述四种行业占到太原城市带二氧化碳排放的92.94%。

文章参考文献:
Xu X, Huo H, Liu J, Shan Y, Li Y, Zheng H, GuanD, Ouyang Z. 2017. Patterns of CO2 emissions in 18 central Chinese citiesfrom 2000 to 2014,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172:529-540
Shan Y., Guan D.*, Liu J., Mi Z., Liu Z., Liu J., Schroeder H., Cai B., Chen Y., Shao S., Zhang Q. 2017. Methodologyand applications of city level CO2 emission accounts in China.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161: 1215-1225

来源:碳核算数据库 许鑫王豪

Categories: 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