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在前面,不是碳主流出的,碳主只是根据外媒的新闻,做了一次内容的搬运+专业翻译。

配额仓位不同的碳友们,自己判断,碳主不付任何责任啊。

标题:中国碳市场管理者倾向于全国市场中拒绝试点的配额,并终止新区域市场

Carbon Pulse引用其看到的国家发改委提议文件,为了建设一个唯一且统一的全国碳市场,中国正考虑是否在全国碳交易市场中禁止使用试点碳配额,禁止新区域交易市场,及关闭一些现存市场。

如何从8个区域试点排放交易市场,外加1个自愿性抵消交易市场,过渡到一个全国市场是现在政府官员们思考的关键问题。

现在试点市场管理者几千家排放企业。这些企业排放超过10亿吨二氧化碳。这些市场中,有些乐观者持有大量碳配额,因为他们预期这些试点碳配额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转成全国碳市场配额。这种预期来自于之前某些场合中的政府官员。

但是,在这周国家发改委闭门会议的过渡计划文件中却建议在全国市场中终止使用试点配额。

在这份还没有最终批复的文件中,还建议:
确保不启动省市们已提议的任何新区域市场,包括最近上个月沈阳市提出的市场;
关闭已启动但没有中央支持的市场,把这些市场整合到全国市场中去。虽然这份提议书中没有列出具体市场名称,但是Carbon Pulse认为福建碳排放权市场和四川自愿性交易市场就是这样的市场;
继续运行现有的7个区域市场,北京、重庆、广东、湖北、上海、深圳和天津,但是这种情况是建立在找到如何处理上述市场中几百万没有使用的配额的方法上。
如果这份文件获批,对于大多数试点市场这将是很不利的,因为他们计划继续运转他们自己的市场,特别针对于那些没有达到纳入全国碳市场准入条件的排放较少的企业或是非8大行业的企业。

这份提议建议在试点市场向全国市场转变的时期,如果试点市场无论是纳入企业排放规模还是行业向全国市场标准靠拢,则将是市场转变的更加容易。这份提议中没有给出这个建议具体的实施方法和步骤。

同时,这份提议对碳配额交易商影响很大,特别是对于在过去几年中在试点市场中配额仓位较重的交易商,他们本来可是寄希望于全国市场启动时用他们手上的试点配额的仓位赚钱的。

去年,国家发改委官员说对于试点碳配额,他们正在准备一个梯级转化体系,以便于来自于配额最紧缺试点市场的配额将在全国市场中最值钱的,而那些配额非常宽松的试点市场配额将会是不值钱的。
(这里碳主稍微解释一下,这里提到的配额梯级转化体系,就是把试点市场按照配额供需程度分级,不同级别对应不同转化系数。比如,重庆试点市场较为宽松,则转化系数举例为0.2,全国市场启动时1吨重庆市场碳配额可以转化为0.2吨全国市场碳配额。其实,当碳主得知有这种建议时,就感觉不可能实施,因为影响面太大,考量因素太多,不如系数都是1或者系数都是0–也就是一刀切,来的简单高效。)

总之,这周闭门会议文件上写着:区域市场配额原则上不能在全国市场中使用。

对于那些试点市场小规模排放企业,他们达不到纳入全国市场的条件,当试点市场被取消的时候,他们手里的试点配额怎么办呢?这份文件说正在研究。

对于试点市场中的各种金融产品合同,比如抵押担保合同和托管协议,只要相关试点市场根据全国市场方案来调整他们自己的市场,那么这些金融产品合同还是可以继续合法有效的。

这份提议还建议扩大试点市场交易所营业范围,允许他们像金融机构和交易商那样代表纳排企业进行交易。

这次国家发改委闭门会议的时间正好赶上我国被期望在波恩气候谈判时宣布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时间点。宣布市场启动的同时,市场的基本要素比如初步纳入行业和交易规则也期望同时被公布。

但是,实际交易应该不会发生在今年,因为将位于上海的国家碳交易所或者配额登记系统,还没有最终确定或完成。尽管如此,无论交易何时开始,被初步纳入的企业将从今年2017年1月1日开始承担二氧化碳排放义务。(这里的意思是2018年中旬开始履约)

上个月,交易商告诉Carbon Pulse,由于将在湖北省内运营的登记系统还没出来,全国碳市场主管机构有可能先用Excel表分配号码代替实体配额先让市场交易和履约起来。

中国将在11月14日波恩与欧盟和美国加州举行一场高级别会谈。

巨擘 碳索未来  文章来源:Carbon Pulse

Categories: 碳市观察